主页 > 历史咨询 > 中国工运始自长辛店
中国工运始自长辛店

  在中国的早期发展历程中,长辛店工人运动是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工人阶级相结合的典范,为中国的建立锻炼了干部,被称为中国北方工人运动的摇篮。

  20世纪初,地处交通要道的长辛店,因为火车站的开设以及长辛店机厂的修建,成为新兴产业工人的聚集地。十月革命胜利后,随着新思潮的涌入,一些进步工人也关注着国家和民族的命运。

  1919年,在“五四运动”中,长辛店机厂工人组织了救国十人团前往北京城,和北大学生一起参与到爱国运动中。“五四运动”后,长辛店的工人们与马克思主义有了最初的联系。

  1920年3月,北京“马克斯学说研究会”成立后,李大钊派邓中夏等人深入工人群众中,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工人运动相结合,开展各种形式斗争,中国工人运动蓬勃开展起来。

  此后,在中国的领导下,中国工人运动迎来第一次高潮。1922年8月24日,邓中夏、史文彬等员领导的长辛店机厂工人大罢工,取得极大胜利,在北方铁路各站引起巨大反响。京奉铁路、正太铁路、京绥铁路及山海关铁路工厂的工人,都相继举行了罢工。京绥铁路上的康庄火车站,也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活动。

  1923年爆发的“二七”大罢工,是中国成立初期,领导的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的顶点,虽然大罢工以失败而告终,但是,以长辛店为代表的工人群体,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武装下,开始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历史舞台。

  长辛店因为“二七”大罢工彪炳史册,后人在这里修建了二七纪念馆,并保留了众多红色遗迹。

  本期红迹,将从长辛店二七纪念馆出发,探寻长辛店劳动补习学校、长辛店工人俱乐部、长辛店留法勤工俭学以及延庆康庄铁路党支部等旧址,回望工人运动最初风起云涌的那段历史。

  即便是如今交通发达的年代,依然能感受到长辛店所在位置的重要。两条沟通南北的大动脉:京广高铁和京港澳高速,从长辛店路过。事实上,明清时期,长辛店就是北京城的西南门户,它是离北京城最近的驿站。当年,从西边和南边进京的官吏和举子,大多会在这里歇脚,再走上卢沟桥,抵达京城。

  清朝末年,长辛店的地理位置优势,随着铁路的修建更加凸显。1897年,作为卢(卢沟桥)保(保定)铁路的一部分,清政府在卢沟桥西岸北侧建起了一个简易的小厂,称作“卢保铁路卢沟桥机厂”,这便是长辛店二七厂的前身。

  1900年,清政府在西方势力的胁迫下,将铁路的北端从卢沟桥延至前门西站,铁路改名为京汉铁路。1901年比利时人与法国人联合经营,继续修筑京汉铁路,由于筑路和行车的需要,他们在长辛店设立了新的修理厂,改名为“京汉铁路长辛店机厂”。这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镇,孕育出了北京最早的一批产业工人。在历史的风云变幻中,这里成为中国工人运动的起点。

  1983年,在长辛店大街西北侧,毗邻长辛店火车站的地方,修建了长辛店二七纪念馆。多年来,这里通过丰富的文物,全景展现长辛店工人运动从最初的萌芽状态到影响全国的光辉历程。目前,为了迎接建党百年,长辛店二七纪念馆正在重新布展。

  长辛店二七纪念馆馆长刘德华介绍,此前纪念馆展厅的正中央是反映长辛店“二七”大罢工的巨幅油画,右侧墙壁上是的一句话:中国工人运动还是从长辛店铁路工厂开始的。这句线日,在听取铁道部长滕代远汇报铁路工作时所作出的指示,“这是时代赋予长辛店的正确评价”。

  因为长辛店的机车厂与法国、比利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当时法国工人运动对世界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因此曾在法国留过学的蔡元培、李石曾、吴玉章等人,倡导青年到法国勤工俭学。1918年8月,在长辛店机厂,成立了留法勤工俭学长辛店高等法文专修馆预备科,准备留法勤工俭学的青年学生们,在这里一边学习法文,一边学习生产技能。

  尽管预备科只办了一年多,但它促成了知识分子与产业工人的初步结合。学员与工人共同生活,为工人及其子弟补习文化,向他们传授新理念,起到了思想启蒙的作用。

  刘德华馆长介绍,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当天,长辛店留法勤工俭学预备科、长辛店铁路工厂艺员养成所以及长辛店车务见习所的学员会合在一起,赶到北京城内与北京高校学生一道参加爱国运动。由此可见,长辛店的铁路工人逐渐觉醒,自觉地将个人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

  另外,京汉铁路建成后,交通变得通畅,各种思想的交流变得更加便捷,铁路的影响和思想的传播力也更大。乘坐火车,人们从长辛店很快就能到达前门。1919年3月北京大学成立了“平民教育讲演团”后,邓中夏等讲演团成员,多次到长辛店开展讲演活动。“当年,邓中夏等人也正是乘坐火车从前门来到长辛店的。”

  “五四运动”后,先驱们在工人阶级身上看到了希望,他们决心到工人中去,了解工人疾苦,向工人学习。此后,在邓中夏的领导下,长辛店开设了劳动补习学校,还成立工会,并组织工人俱乐部,向工人们宣传马克思主义。

  正是长辛店得天独厚的优势,马克思主义在进入中国之初,就与工人运动相结合,长辛店也成为工人运动的摇篮。

  刘德华馆长还讲述了一个细节,此前,长辛店工人生活条件很差,这里流传着“成年累月做马牛,吃喝如猪穿如柳,军阀刀鞭沾满血,工人何时能出头”的歌谣,随着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工人们流传着这样的歌谣:“头顶,怀揣革命心,手拿团结刀,别妻离子,死也光荣。”

  1921年7月,中国在上海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要求集中力量领导工人运动,北京支部也加大在产业工人中发展党员的力度,邓中夏先后发展长辛店机厂的史文彬、王俊、陈励茂、康景星、杨宝昆等人入党。10月长辛店党小组在北京大学成立,这个以工人为骨干的党组织,也是我国铁路史上第一个党小组。

  1921年8月11日,在上海建立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作为领导工人运动的公开机关。工人运动蓬勃开展起来。1922年8月中共长辛店党支部成立,先后派出党员和工运骨干到京汉各厂、站以及北方其他铁路线开展工作,长辛店成为北方工人运动的大本营。8月24日,在劳动组合书记部的指导下,长辛店工人俱乐部组织长辛店机厂工人举行“八月罢工”,罢工取得胜利。随后粤汉、京绥、正太、津浦、道清、沪宁、沪杭、胶济各路,包括远及关外的中东铁路等连续爆发近十次的大罢工,一时间,工人运动热潮“若决江河,赛马会心水认坛网址,沛然莫之能御”,造成空前壮举。

  中国工人运动形成第一次高潮,而这次工人运动的最高峰则是1923年2月4日的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全路3万多工人全体罢工,长达1200多公里的铁路完全陷于瘫痪。京汉铁路大罢工,威胁到军阀的统治和帝国主义在华利益。2月6日晚,军阀逮捕了长辛店的罢工领袖史文彬等11名工人。7日,3000多工人齐聚警察署前,要求释放被捕工人。军警向群众开枪,打死工人纠察队副队长葛树贵等5人,重伤29人,被捕30余人,是谓长辛店“二七惨案”。

  为了保存实力,2月9日,京汉铁路总工会劝说工人复工,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失败。尽管罢工失败,但第一次全国工运高潮表明,中国工人阶级在刚刚诞生的中国的领导下,已经迅速成长起来,成为中国最有觉悟、最富于革命战斗精神和组织纪律性的阶级。

  离开长辛店二七纪念馆,沿着陈庄大街往东,没走几步,便是一座天桥。在天桥上,能看到京汉铁路线,铁路线旁就是长辛店火车站,百年前的风云岁月就在眼前。刘德华馆长说,“虽然长辛店火车站经过了四次大的修缮,但还是保持百年前的模样。”

  下了天桥,再往东,便是有着数百年历史的长辛店大街。因为长辛店是离北京城最近的驿站,明清时期,长辛店大街商贾云集,店铺酒肆林立。如今,漫步长辛店大街,恍若时光流转。街两边留存着大量的老旧院落,虽然已用作商铺或成为民居,但依然能看出原始的风貌。有趣的是,与长辛店大街东西向相交的胡同,被人们称为“口”,如大寺口、曹家口、火神庙口等。

  顺着长辛店大街一路向南,在祠堂口1号就能找到长辛店劳动补习学校旧址。刘德华馆长介绍,这个院落占地210平方米,共七间房子,是北方典型的三合院。东房三间是当年的教室,现在复原了当年工人上课的情景,北房两间是当年教师的宿舍,现在摆放着关于这个学校历史的宣传展板,南房两间是当年学校的会议室和接待处,复原了当年的陈设。

  1920年年底,邓中夏等人到长辛店,筹划办学之事。他们与工人领袖几经磋商,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于1921年1月,在长辛店工人夜班通俗学校的基础上,正式开办了长辛店劳动补习学校。

  这所学校分日夜两班,日班是铁路工人的子弟,夜班是工人,但大多数是青年工人。学校经费是由募捐得来,李大钊和邓中夏等北大师生常到此讲课。劳动补习学校所设课程除语文和自然常识外,还讲授社会发展史等内容。劳动补习学校还为工人准备了小组编印的《劳动音》《》《工人周刊》等进步刊物和书籍。

  1921年5月1日,长辛店数千名铁路工人,第一次在小组的领导下,举行了“五一”纪念大会和,并在大会上宣布成立工会。《》月刊热情称赞它“办会很有条理”,“实可令人佩服,不愧乎北方劳动界的一颗明星”。劳动补习学校的成立,也吸引当时全国各地工人特别是北方工人纷纷到长辛店参观、访问和学习。上海的沪西小沙渡,也开办了劳动补习学校。长辛店和小沙渡都是中国最初开展职工运动的起点。

  在工会的执行中,出现了诸多问题,其中最严重的问题是工会里混进了工头、员司、巡警。这些人并不能真正代表工人群众的利益。1921年10月20日,工会代表召开联席会议,决定将工会改为“京汉铁路长辛店工人俱乐部”,并于1922年4月9日,召开长辛店工人俱乐部成立大会。“工人俱乐部”这种形式受到全国各地工人的效仿。根据邓中夏《中国职工运动简史》记载,“在中国职工运动的初期,‘工人俱乐部’这一名称,相习成风,成为当时全国各地(广州除外)工会通用的名称。”

  1922年8月,邓中夏、史文彬等员代表向长辛店机厂提出了增加工资、改善住宿条件等八项要求,并限工厂24小时之内答复,否则立即罢工。当时,工头对工人俱乐部的要求置之不理。工人俱乐部于8月23日召开大会,通过决议,决定第二天全体工人罢工。24日,大罢工正式开始。京汉铁路其他站点积极响应,相继罢工。长辛店3000多工人经过3天的罢工,给军阀政府造成很大威胁,长辛店机厂最终答应工人俱乐部提出的全部要求,罢工取得完全胜利。

  这次罢工,京汉铁路中段和南段的工人并未参与,然而长辛店罢工胜利后,中段和南段的工人也增加了工资,这使全路工人有了“大家命运休戚相关”的深刻体会,成立全路总工会成为京汉铁路工人的迫切要求。此后,工人们为了成立总工会,维护总工会的权益,不惜与军阀斗争,作最大的牺牲。1922年5月1日,广州召开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邓中夏以长辛店工人俱乐部代表的身份,参加了这次大会,他向大会提交的《全国总工会组织原则决议案》,提出了筹备成立中华全国总工会的方法和步骤。

  一百年过去,工人俱乐部旧址还在长辛店大街上。在曹家口北侧,有一处平房,大门的墙上,挂着“长辛店工人俱乐部旧址”的标识牌。值得一提的是,在长辛店大街,有一座明代建筑:火神庙。民国时,它是北洋政府警察局旧址,1923年2月7日,正是在这里发生了“二七”惨案。

  离开长辛店大街,就可以去探访此行的最后一个红色印迹:留法勤工俭学旧址。它坐落于长辛店一处中学内。同样,为了迎接建党百年,这座建筑正在维修中,无缘近距离接触。不过,站在远处的高台上,能看见这座有着浓郁法式风格的红色二层小楼。

  这座红楼原是民国时,京汉铁路局为火车房总管郭长泰建造的住宅。1918年建成后,由华法教育会的蔡元培、李石曾等人出面交涉,将这座建筑用做留法勤工俭学长辛店高等法文专修馆预备科。

  很多人会纳闷,一百多年前,在离北京城二十多公里之外的长辛店,为何会建起一座留法勤工俭学预备科。其实,只要来到二七厂,这个问题就能豁然开朗。

  与留法勤工俭学旧址一河之隔,就是二七厂厂址。在一直持续生产百余年后,如今成为二七厂1897科创城(二七厂的前身是1897年建成的“卢保铁路卢沟桥厂”),是丰台区一处网红打卡地。步入科创城,迎面而来的是好几栋与留法勤工俭学旧址风格一致的小楼,这都是一百多年前的老建筑,从这些风格一致的法式老楼可以看出,长辛店机车厂有着深厚的法国背景。当年,在这里向青年推广留法勤工俭学,更容易被接受。

  刘德华馆长说,当年是新民学会的代表人物,为推动湖南留法勤工俭学运动的开展,他曾于1918年11月和1919年3月,两次到长辛店,看望湖南籍留法预备班学员。

  长辛店高等法文专修馆预备科为革命事业输送了很多人才,比如赵世炎、何长工、盛成等爱国青年,正是通过在这里的学习后,留学法国,学习先进知识和马克思主义等思想理论,日后成为中国革命的中坚力量。更重要的是,长辛店高等法文专修馆预备科还给工人们带来了进步思潮。“五四运动”爆发后,进步工人史文彬组织数百工人以及留预科班的学生,在长辛店大街示威游行,这也是工人阶级走上历史舞台的预演。

  康庄火车站是京包铁路沿线的三等站,位于延庆区康庄镇南。它始建于1905年,1908年建成。康庄火车站是詹天佑主持修建的京张铁路上的重要车站之一,距今已有110多年的历史。值得一提的是,康庄火车站还是延庆红色火种最早播撒的地方,中国早期创始人何孟雄就曾到康庄火车站开展革命活动,并在这里建立党的基层组织。

  何孟雄原名何定礼,湖南酃(líng)县人,是中国创始人之一,北方工人运动领袖。1921年底,中共北京地方委员会成立,何孟雄当选为首届北京地委书记。北京地委成立后,何孟雄把主要精力放在工人运动方面,开展活动的重点地方就是京绥铁路。

  京绥铁路是当时全国五大干线之一,长期被北洋军阀交通系控制。直系军阀吴佩孚占领北京后,把交通系看成是心腹之患,急欲除之。中共北方区负责人李大钊利用吴佩孚和交通系之间的矛盾,争取到北京直系军阀交通部的允许,委派何孟雄、包惠僧、张昆弟、陈为人、安体诚等员,分赴京绥、如何推算六合,京汉、津浦、正太、京奉等铁路,任密查员。1922年夏,何孟雄来到京绥铁路,以密查员的身份开展工人运动。

  当时的康庄站是京绥铁路上的大站,有机务、车务、工务、警务、检查五个段,有火车头100多节,各段工人1000多人。康庄站的工人此前受进步思想的影响,积极参加工人运动。1922年1月,香港海员大罢工后,康庄铁路工人每人捐了一日工资,香港六合总部!总计一千多块银元。1922年4月9日,长辛店召开铁路工人俱乐部成立大会,康庄站派进步工人周振声参加。周振声回来没多久,也在康庄站建立起了工人俱乐部。

  1922年6月,何孟雄来到康庄站后,发展铁路工人周振声和刘树琛为员。尽管直到1925年初,康庄铁路才成立了党支部,但中国在康庄铁路工人中早就扎下了根。

  1922年8月,长辛店工人罢工胜利后,10月27日,康庄站铁路工人全体罢工,罢工持续三天,取得了每人每月加工资1元现洋的胜利。1923年2月初,为配合京汉铁路大罢工,康庄站铁路工人一方面派周振声等人到长辛店开会,另一方面,在2月6日,全站七八百工人全都武装起来,并从库房开出十几辆机车,随时准备去长辛店支援大罢工。2月7日,长辛店铁路工人罢工遭到反动军阀,为减少损失,北京的党组织通知康庄站铁路工人停止去长辛店支援。“二七”大罢工被后,工人运动暂时转入低潮。3月,周振声等人返回康庄站,铁路工人运动也暂时转入秘密状态。

  康庄站还是红色火种向张家口地区传播的重要纽带。康庄火车站的党员,不但向南支持长辛店铁路职工的革命活动,还向张家口地区传播革命思想,这里成为京绥铁路红色火种传播的节点。

  1922年5月,中国在张家口成立第一个基层组织,党员就包括李泽、李连升和康庄站的周振声。早期在张家口建立的基层组织中,一直有周振声的身影。1925年10月张家口地委正式成立。此后,康庄铁路党支部转入张家口地委的直接领导。

  1926年8月,直系、奉系以及晋系军阀联合攻打冯玉祥的国民军。奉军趁机在康庄铁路进行大清洗,工人运动遭到了残酷。1935年秋,北平市委又派张文海、董崑一、周致远等五名员到康庄火车站扶轮学校当教员,重建党的秘密支部,由张文海任支部书记。党组织建立后,员们在工人和学生中宣传党的政策,宣传思想,公开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七七事变”后,教师党员被派往外地工作,新发展的学生党员继续坚持活动。

  历经百年的风雨,康庄火车站依然保留着当年的历史风貌,老站房、机车库、水塔、工人俱乐部等历史建筑虽然有些残破,但仍能看出当年辉煌的影子。百年老站在向人们展示中国近代铁路文明的同时,也向人们诉说着红色火种由“星星之火”向燎原之势发展的曲折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