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新闻 > 把麦草卖出黄金的价格
把麦草卖出黄金的价格

  据传,河南孟州出了一件怪事,有人竟能把几分钱一公斤的麦草卖到几十万元的高价。全国各地前来求草者络绎不绝。这麦草,难道真的价比黄金了?

  我们所知道的麦草,山野乡村随处可见。以前,它是村容不整的元凶之一。三夏时节,常常有人焚烧麦草,不但气味难闻,而且影响健康,有时甚至对交通造成了阻碍。近些年,麦草在乡村开始有了新用途,氨化青储、粉碎还田、秸秆制炭、种植蘑菇、做鲜饲料等等。虽说麦草的价值在农民手中渐渐显现出来,但与黄金相比,那还是一个天一个地吧。这麦草为何到了孟州农民汤金明的手里,就变成了价值累万的宝贝了呢?

  原来,汤金明是将这些麦草制做成了精美绝伦的工艺画,名叫麦草画,还叫麦烫画、麦秆画、麦秸贴。麦草画曾是传统工艺品中的名门旺族,隋唐两代盛极一时,号称“天下第一绝”。传说当年刘秀被王莽追杀时,藏匿于麦草之中,麦草随即化为树林,蒙蔽了王莽的军队,保护了刘秀。自此,当地人视麦草为祥瑞之草,用麦草作画贡奉朝廷。到了清朝,由宫内百工坊专司制作,仅供皇亲贵族赏玩。清后战乱不断,麦草画好像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可谓“绝色天下无,一失难再得”。近十年来,麦草画在民间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却没有了当年的辉煌,价格在几十至几百元之间,鲜有高价。那老汤的麦草画何以能卖出几十万元的高价呢?

  老汤告诉了答案:“别人作画,上面的颜色是染的,而我的画,颜色是烙上去的。而且有层次感,明暗深浅烙法也不相同,唯有如此,制作出的麦草画才能鲜活生动。”烙色,只是制作麦草画的诸多步骤之一。从挑选合适的麦草开始,熏、蒸、漂、刮、推、烫,以及剪、刻、编、绘……等等十几道工序,每一步都要经过几天的制作,一幅麦草画常常要一两个月才能完成。老汤的麦草画不但价格不菲,还远销东南亚各国。更令人惊叹的是,人民大会堂的迎宾厅里居然也挂着他的两幅作品:《凝香》与《夏风》。

  这汤金明究竟何许人也,怎会有如此能耐?汤金明1954年出生于河南孟州西街村,家中兄弟四人,姐妹五人,靠父母在大队种地赚工分过活。汤金明自幼痴迷画画,在那个吃饭都成问题的年代,这无疑是一个极其奢侈的爱好。为买一支画画用的软铅笔,他每天放学后都要在地里割草,一割就是四个小时,一个月积攒下的一毛钱他便拿去买了图纸和笔。那时汤金明只能在家偷偷地画画,可是有一天还是被父亲发现了,父亲一把撕了画,随后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骂道:“你这个败家子!这是能顶饭吃还是顶钱花?”自此,汤金明再也不敢在家里画画,而是跑到村头,在地上用树枝和木棍画。

  渐渐长大的汤金明,为了生活开始四处打工,这一下便过了十几个春秋。这期间,他四处拜师,学得国画、版画、烙画等工艺。1998年汤金明44岁这一年,村里来了一位陌生人,手中持有一个物件,说是麦草画,从古墓中得来的。从汤金明看到那画的第一眼就决定了他今后的人生路。那幅麦草画让汤金明大受启发,自己有烙画和画画的本领,干吗不做麦草画呢?

  一次次实验,一次次失败,老汤得出一个结论:不同的麦草作的画效果不一样。为寻到合适的麦杆,老汤跑遍了河南、河北、山东、安徽等小麦主产区,可理想中的长麦杆还是寻不见。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河南安徽的交界地,他终于找到了他理想中的长麦杆。

  2000年春天,汤金明拿出原本打算给女儿结婚盖房的12万块钱办起了麦草画制作公司。但是,整整三年的时间他只卖出去了一幅画。当地市场打不开销路,老汤的心血和积蓄眼瞅着都打了水漂,他含着泪忍痛烧毁了仓库中积压了三年的上千幅画。

  就在汤金明绝望之际,2004年第四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博览会在杭州召开了。汤金明与妻子一起制作的一幅名叫《杭州风光》的麦草画在展会上引来不少订购者,公司因此重现生机。随后,一家安徽的公司声称要用30万元订购1000幅麦草画,这回他更是高兴得彻夜难眠。但对方要求先看样板,还必须由汤金明先支付4万块钱的回扣。憨厚的老汤与女儿一起带上两幅样板和4万块钱赶到了安徽。不曾想,对方竟然是想绑架勒索,根本不是看中了他的麦草画。那伙人拿到了4万块钱,才放汤金明父女离开。

  这个遭遇使得刚刚复苏的公司又一次被推向倒闭的边缘。这时候,全国第37届工艺品旅游品大赛给他发来了参展通知,老汤横下一条心,决定最后一搏。多年的努力与探索,这次终于熬出了头。他的《春艳图》一举夺得大赛一等奖,和另一幅作品《啸月图》一并被收录进《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集》。麦草画现场成交场面火爆,两天卖掉了几百幅,交易额达十多万元。真可谓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河南电视台、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媒体相继对他进行了报道,这些报道帮老汤撬动了更大的市场,汤金明的麦草画火了。仅两三年的时间,他的作品便远销日本、韩国、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印尼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老汤的人生也由此发生了戏剧性的改变,他被河南省工艺美术协会评为“优秀工艺美术大师”,并当选焦作市优秀政协委员。